|  登录
中文  |  English
浦东新区归国留学人员联合会
信息显示

熊泉:desire & self-control

时间:2014/11/24

 Peter mini-bio:

毕业于:Brown Univ.1984~1990 PHD, 1991~1992 post-PHD,MIT 1993~1994 post-PHD

最大收获:明白内心真正所想、所热爱;游刃美国主流社会的能力

现在:弥亚微电子董事长兼总裁

微信:bearspring

 

旁观者:从清华到Brown到MIT,从微电子到物理又回到微电子,从被安排好到明白选择的意义,兜了一个不大但也不小的圈,人生的意义却全然不同。此后的工作、创业,硅谷、北京、上海,做想做的事、结交想结交的朋友,不做让自己睡不着觉的事,投资者却始终跟随。

Zerro/文

 

1979年熊泉是他们高中3个应届生班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当然也是唯一一个上了清华的,当时学的是微电子专业。84年,天赋极高又超级努力的熊泉考上由李政道、杨振宁发起的中美联合招生研究生项目(CUSPEA),被自费公派送美国读物理,导师是他们物理系有名的怪人。那时的熊泉也没多想,就觉得既是公派项目,从读书到机票甚至连护照签证都不用自己操心,又是自己智力完全能够触及的事情,也就安心读博,准备毕业回国教书。没想到早年的留学竟然还有这种好事,羡慕嫉妒恨有没有?但是,有得必有失。

 

一次旅行却彻底改变了熊泉的想法。那次旅途回来,熊泉看到一位学弟正抱着一本他们学过的书在研读,问为什么?学弟表示这部书出了新版,他想看看其中都有哪些变化、修正了哪些细节。熊泉霎时愣住,慢慢觉悟,对自己而言,物理只是一门课程、一项智力运动,他能做,但是他并不真心喜欢,“和那些日思夜想、梦寐以求的人,我根本没办法竞争!”后一句有些武断,但前半句却成为他内心追求的目标。或许是清华的工科血统的效应,熊泉在一番细思量之后,决定回到微电子行业。无奈导师是大牛,也是著名的怪人,怎么商量都不放人。而他公派的身份困扰决定他当时也无可奈何。

 

机会终于在第四年他修完所有学分后出现,他导师到德国去做交换学者,而他也趁机去微电子专业去旁听了一门课,课时也从容答题。期末教授便怂恿他考试,结果他以98分的成绩震惊教授,第二名仅58分。教授找他长谈,听他慢慢讲述自己的经历和想法,最后帮他出主意推荐。结果导师还是找人来远程干扰熊泉的选择,最后研究生院院长出面,表示愿意支持熊泉,他可以在拿到物理学博士学位后去他的研究所做微电子相关专业的博士后。

 

熊泉最后做完原来导师的博士之际,选择又来了:不仅有研究生院院长的微电子相关专业博士后,原来导师也推荐他做另外一个项目,或者去他学生创办的公司去做微电子专业的工作,年薪6万美元,他一位清华校友也推荐他去MIT做微电子博士后,教授面过之后当场邀请他加入,年薪3万美元。据说MIT是清华人的梦想,加上是真正完全回到微电子专业,熊泉最后加入MIT。“要做”和“想做”,在不同的人生成长阶段都是终极难题。

 

回到喜爱的专业,熊泉各外用心,真心朝思暮想的都是微电子专业的内容,拔草、洗碗、扫地也会激发他某刻的思维,做梦都在想如何安排项目会更高效——后者也直接决定他后面项目管理的能力和水平,总是在最初就谋划好全局战略和策略。

 

1994年,即MIT第二年,他回国探亲,探亲前面了AMD,第二天到家就接到AMD电话,希望他加入。MIT本是2年的项目,导师听熊泉讲自己对AMD工作的喜爱,倒也不得不支持。于是熊泉高高兴兴收拾起行囊,打包了网球拍,去加州阳光下工作兼打球,后来成为硅谷华人网球俱乐部的中流砥柱、独孤求败。私心里想来,估计正好是熊泉第一位导师比较怪脾气,一般在海外大家都比较尊重你自己的决定,只要是你真心想要做,不需要其他理由,大家都会支持。而且,说到底是你自己的选择,你自己会承担后果,基于合同的勉强虽然有理,但终究非人情,也缺乏对人性的洞察和体谅。

 

在AMD4年,熊泉不仅涉及了芯片模型、工艺和生产,还尝试了芯片设计和研发。某日,LSI Logic的负责人和他聊起的时候,说他既然已经涉及整个芯片设计生产流程,他们正需要这样的人来做项目经理。熊泉很感兴趣,便辞职加入后者,开始了每周需要35小时在会议中的工作。也就是在那时,熊泉正式改名Peter——父母给的名字他本是不肯改的,无奈美国人既发不了他的姓氏也呼不了他的名字,这也让他错失不少升迁的机会,这次换工作也就顺理成章换了名字。

 

1年后,一家台湾人startup找他,硅谷人都对创业公司充满梦想,他便加入,又在1年后因为回国的机会又加入另外一家创业公司,开始硅谷北京2边跑的生涯。“我的优势在于我生于中国文化,又在美国主流文化游刃有余,最大的价值应该还在于架起两者间的桥梁。”每一个人生的战略性选择都是一场时间、地理和心理的穿越。

 

果不其然,这家新公司给了他人生最大的一次飞跃,因为在这家新公司,他不仅需要管芯片,还要管系统,不仅要懂软硬件,还要懂管理。“所以我觉得人要做不懂的事,因为只有做不懂的事,你才学会信任别人,才谈得上用人之道。”的确,做自己懂的事,尤其自恃智力和能力超群、比较capable的人,很独立,但往往也很难走出自己的小圈子,因为不能放下自己;一旦开始涉足不懂的领域,你就必须学会用人,学会管理不同的个性、不同的才能,自己不明白的事,大家一起搞懂。只有学会这点,才能从独孤求败成为武林盟主,从技术专家转型管理高手

 

Peter也正是在这之后,一步步从管理一个部门、到管理一家分公司、到最后管理自己的公司。事实上回国之后,2003年他放弃返回硅谷的机会,又加入另外一家创业公司,最后因发展方向与进入时的预期有很大差异,终于有了自己创业的念头。2004年,他自己出资创办了弥亚微电子,2006年融资600万美元使公司能够进入清洁技术领域继续发展。这家公司一开始以智能电网为奋斗方向,因为知道时间还没到,公司一直维持在30、40人的规模,潜心研发,但高峰时公司一年营业额也过亿元。智能电网始终是只有一个客户的公司,非市场化业务,这对于拿着美国投资的Peter颇有点于心不安。11年,公司二次融资后扩大经营范围,将业务扩展到楼宇自动化和智能家居行业,做了复旦光华楼等项目,专注于在优化办公和家居环境舒适程度的基础上,去掉浪费,提高能效。面对下一波物联网,公司又在积极谋划二次转型。

 

工作之余,当年的网球爱好没有放弃,Peter又爱上了跑步,“跑步不受时间、地点和对手的限制,只要你喜欢,随时随地都可以跑。”至今他已跑了5个半马,5个全马,跑步圈成为他即清华校友圈、千人计划圈之外第三个重要的社交爱好圈。“但是跑步也好、网球也好、喝茶也好、和咖啡也罢,我都特别注意不让自己上瘾,让自己舒服是界限。”事事从心所欲,尤其需要超强自制力,才能不逾规。或许这才是投资者愿意追随他的真正原因。

人气排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