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中文  |  English
浦东新区归国留学人员联合会
信息显示

张鹏飞:唯有梦想和马拉松不可辜负

时间:2014/11/24

 张鹏飞 mini-bio:

毕业于:清华大学1983~1994, UCLA 1994~1996 post-Doc

最大收获:认定事实依据、科学方法论,以无比耐心和韧劲对待创业和人生

现在:博通集成电路(上海)有限公司 创始人兼总裁

微信:yangtzeside

 

旁观者:喜欢坚韧,所以爱上跑马。读遍亚马逊上所有关于跑步的书,跑过17个马拉松之后,旗下博通集成电路正在规划上市,儿子去年考上了芝加哥大学经济系,而今鹏飞的目标是把全马成绩提高到3小时30分钟内,young free healthy,正是古今贤达们追求的潇洒从容

Zerro/文

 

张鹏飞在清华待了11年,1983年入学从本科到博士毕业,学的是半导体。那个年代的半导体真心只能“学”,中国完全没有半导体这个产业,更不提相关工作,所以毕业后直接去了UCLA做博士后——上世纪90年代初,联想还在攒电脑,做的是老柳口中的贸工技,实则搬运工,中关村也还只是个体户练摊儿的“村”,一切离高科技都还很远。

 

博士后工作对鹏飞最大的冲击不仅有做学问的方法论,更还有各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我所在的实验室,有来自好几个国家的留学生,好多都是一毕业就回国去工作了,” 远的不说,很多日本学生都是索尼、松下、富士通等工作一段时间后去进修那学位的,还有不少是带着工作上的课题去的UCLA,毕业了自然回原公司继续工作;韩国学生毕了业回趟国,回来就收拾行李告别,说在三星找了份工作;就是台湾同胞,回去2年再有消息,已经是台积电的高层。“大陆留学生毕业回国探亲,就带2包衣服回来,然后在美国找工作。那时候国内东西便宜。”这对鹏飞冲击很大,从一开始就坚定了最终要回国创业的念头,也设定了自己的职业途径:在学校站稳脚跟,转去大公司学习大公司视野和管理文化,最后必须到创业公司去实践最初的设想。所以博士后项目结束后,他先是在美国国防高频设备巨头Rockwell、后在富士通美国工作,后来便在硅谷合伙创业并成功实现并购。2005年,鹏飞回国创业。

回国前,喜爱读书的鹏飞正在读Richard Dawkins的《the Selfish Gene》,这是他最喜欢的作者写的他最喜欢的书,Dawkins半数以上的书他都读过,尤其这部读过不止一次。“这本书对我的世界观影响很大。科学地理解生命起源和进化过程,了解生命本身的偶然性,让人更珍惜生命的宝贵,竭尽全力地在有限的生命中发出最大的光和热。”霍金在《时间简史》中所论述的,广博宇宙象一个无边的舞台,漫长时间中每个人的生命就象缓缓扫过的聚光灯,只会停留短短的几秒钟,这个判断开始扩张,他顿时觉得刹那光辉不可虚掷,立即就收拾了行李回了国,注册成立博通集成电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间之门,主观客观各种因素促成今日之决定、今日之结果。身为经济学者,又有自己的信仰,对鹏飞所说某些观点敝人持保留意见。但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信仰的权利,且基于这个原理所作推论和执行过程都是基于善和美、不妨碍他人的,余下的,个人能力所限,也只能留待时间去做最后的判断。


05年刚回国对国内行情不甚了解,鹏飞先做了一个无绳电话芯片的项目,产品卖去熟悉的美国市场,迅速在次年盈利,定神开始谋划公司下一步该怎么走。博通很快定位为服务于智能交通和物联网的集成电路设计公司,陆续推出的系列高集成度高性能的半导体产品,分别进入如AT&T等国际一线品牌,而公路智能化(ETC)解决方案,因为是世界首款满足中国公路不停车收费国家标准的集成收发器芯片,目前占了几乎全部市场份额。公司营业额已超过3亿元,而今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上市。所以说梦想一定要有,万一实现了呢~


创业的甘苦值得回味,跑步则是鹏飞乐此不疲的事。之前在硅谷每天运动1小时,回国创业的时间表和在硅谷上班的时间表显然不可同日而语,鹏飞最后发现自己只有每日早起的1小时可以自由支配,而早起没有健身房营业,路跑就成了不二的选择。0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上马报名,自此跑进马拉松的世界。科学和逻辑的践行者首先读遍了亚马逊上能找到的几乎所有关于跑步的书,对跑步的各项技术问题了然于胸。论证过一番跑步的好处之后,他不仅拉上所有认得的朋友跑步,更拉上全公司所有员工报名马拉松,实在参加不了的,就去做后勤。“全公司跑马这件事上我倒是没特意论证过,跑步不能目的性太强,跑步健身是好事,为什么不建议大家都去跑呢?”鹏飞当然也大致估量过,因为一旦报名跑马,终归需要提前准备、锻炼,这种责任感和员工身体的强健对公司都应该有好处,但首先是出发点对,过程上适当控制,结果有时候不必太计较。习惯了看管理案例的笔者听到全公司跑马忍不住思绪万千,无限想象,被鹏飞一棍子打醒后,想想果然是,管理其实是一种文化,非要刻意为之,到不见得就如何了。

 

有意思的是,本是鹏飞拉着好友熊泉(84年CUSPEA项目留学Brown的清华牛人,Xface上期嘉宾)一起跑,到后来大家跑得开心,便发起了一个“众马奔腾”的跑群。最初是一群清华的校友,很快发展到200人的大群,以简单、健康、快乐为宗旨,大家一起约跑,一起参赛,据说在沪上众多的跑步团体中,“众马奔腾”的入群门槛是最高的。近2年休闲运动风盛行,较之早年麻将打牌、后来咖啡馆讨论商业模式,每种运动都各擅所长^&^

人气排行
相关新闻